荷花开处

  我一直渴望在荷花盛开的池塘边,筑一座小楼,里面不需要多么奢华的物什,只要有简单的生活必需品和一尊红泥小炉。在夏季月色如水的夜晚,对着满塘荷花煮一杯清茶,再手握一卷唐诗宋词,聆听着蝉鸣狗吠声,在茶中,在诗词中去慢慢的品味或苦涩或甘甜的短暂人生,这样的生活于我恐怕是最大的幸福了。

  十岁那年,母亲开始让我习中国画,当第一次在一册画集中看到荷花时,我不禁惊诧:这世上居然有如此清新,典雅脱俗的花!真是美的让人沉醉!从此也就独爱荷花了,只可惜一直没有看到过真实的荷花。直到出外上学,一次无事和几个同学一起到学校外的田园走走。突然间眼前豁然开朗,只看见一大片荷花正娇艳欲滴的盛开在夏日初升的阳光下,粉的,白的,有的还带着露珠儿,晶莹而又闪亮;一阵微风吹过,花儿摆动着它那轻盈的身姿,仿佛在迎接我们这久违的客人。而荷花的美那时才有真切的体会,这世上还有什么比它更美呢?我不禁喟叹。

  从此,我每天不管是一早还是傍晚我都要到荷花池边去坐一会儿。有时兴致来时也拿起画笔涂鸦一番,自己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直到有一天,一个轻柔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你的画真漂亮;我回过头,一个清秀的男孩子正蹲在我身后,他精致的五官就好象漫画中的主人公,而那白暂的脸就好比那美丽的荷花一样,白里透一点粉,让人想伸手摸一下的感觉。我不禁在心里感叹,这要是个女孩子不知道有多少男生为她迷醉呢。

  我说:“你什么时候在我身后的。”

  他说:“我早就在你身后了啊,只是你太认真没注意罢了,刚才打扰你了,不好意思。”我微微的笑了一下,然后转过来继续我的画。

图片 1

  “我叫周子扬,播音系的,你呢?”

  哦,难怪他的声音那么好听。我说:“我干嘛要告诉你啊?”

  他说:“没什么,我们交个朋友嘛,我喜欢你的画。”

  “那么是我画上的荷花好看还是池塘里的荷花好看啊?”

  “你的画好看。”

  我一下子站起来,说“你撒谎!”然后转过身往回走。

  他急急的追了上来,说“我骗你做什么啊,你的画的确比真实的好看,对了,你还没说你那个系的呢?”

  我眼睛直直得看着他,看到他满脸的真诚,看得他感到一丝的不自在,然后缓缓的说“张佳怡,中文系的。”

  他好象有一丝失望的样子,轻轻地说:“很高兴认识你,再见!”然后转身往校园里走去。

  我不是一个特别漂亮的女孩子,我一直这样认为,只是一米七五的身高让我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再加上我不爱笑,所以许多同学都叫我冰美人,我美吗?我有时一次次的问自己,看来我不是很美的,不然为什么那么多的女同学都有男朋友了,而我却没有呢。我不禁想到了他,如果他是我男朋友多好,忽然又发现他站在我面前我还要略微的抬头看他,他应该有一米八几吧。我不禁笑自己的傻,他那么好看的男生恐怕早就有女朋友了,那会轮到我啊。

  日子一天一天的还是原来那样过着,每天还是照样去看荷花,只是再也没看到过他。虽然我们同在一所学校,我也知道他是播音系的,只是我不想去找他,为了他最后的冷淡,我想他是不会喜欢我的。有一天走在校园的长廊上,听到校园播音站里一个轻柔的男音传了出来,“接下来我让大家欣赏的是一篇散文《荷花开处》,希望大家会喜欢!”

  我是一个多愁善良的男生,一个痴爱荷花的男生,朋友都说那是女孩子所为,我不禁愤慨,人世间美的东西人人都可以喜欢,何分男女,所以我显得那么的不合群,因此我感到自己的孤独。

  校园外有一片大的荷花池,我常常独自坐在池塘边,看着那满塘的荷花,我一次次问:花儿啊,为什么没有人懂得我呢?也许是花儿垂怜我,直到有一天遇到一个空灵脱俗的女子,如荷花一样美的女子,我才感到这世上不是我一个人如此的,还有和我一样痴爱荷花的人儿。只可惜我却再也见不到她了,我恨上天为什么在我刚刚找到了我这一生最难得的知己,最珍爱的人儿的时候,却那么无情的带走了她呢?

  我听着广播里深情的朗诵,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笨人哦,只要你来找我,怎么会见不到我呢。我疯也似的向播音室跑去,一下子推开门,只见一个男生正在朗诵着那篇文字,可却不是他,我急忙打断他,“周子扬呢?他在那里?”男生有些不知所措,“谁?你问的谁?”我急急的说“周子扬,你们播音系的,你刚刚读的这篇文章不是他写的吗?”“是他写的啊,可是他已经不在了啊。”

  “你说的什么?我不明白。”我征征的看着这个陌生的男生。

图片 2

  “他已经死了两年了,我是他的弟弟。”

  “什么?我一下子蒙了,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前几天还看到过他。”

  “什么,你看到过他,”那男生好象我是来自外星的人一样,异样的看着我,“开什么玩笑。”

  我一下子急了:“谁给你开玩笑,我们还自我介绍了的。”

  “可是他真得两年前就已经离开人世了,为了那个叫莲的女子。”

  我不禁呆愣在原地,“这到底怎么回事。”

  原来,周子扬是高我二届的校友。他是一个充满才气的男生,偏爱荷花,只是他是一个性恪柔弱如女子的人,因此让他显得格格不入。他也倍感孤独,直到有一天遇到一个叫莲的女孩子,共同的爱好和情趣让他们走到了一起。可最后大家发现莲是一个艾滋孤儿,不仅同学们疏远了她,连学校最后都开除了她的学籍。可怜的女孩子不堪忍受独自跳到荷花池里面,留下他一个人悄悄地走了。他恨这社会的不公正,恨这人世的薄情,他最后独自退学,为了她的死讨一个说法,可最终一无所获,甚至被人当成了神经病,最终他也选择了唯一的出路,与荷花相伴。

  我的眼泪含满眼眶,我问这男生:“那你为什么还要到这里来读书。”

  他说:“我就是专门考到这所学校的,我要用我的知识和能力告诉大家,艾滋不是可怕的,可怕的是人的心!今天是表哥的忌日,我朗读他的这篇散文是要让那些还没认识到自己错误的人心里面有一丝悔意,那怕是一点点。”

  我不禁佩服这个男孩子了,难为他有这一片心,而上天却让我在冥冥之中了解到他,我是一个不相信人有什么灵魂的人。可这一切却无法说清楚,而我能做得只有拿手中的笔记录下来这些,让世上能够用一颗正确的心态来对待这个社会特殊的一些人。至于自己,在不久的将来,在荷花开满的深出,一定有一个和我一样深爱着荷花的人儿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